【2008年国家级精品课程系列之六】

寻求理论与现实的交集

——访国家级精品课程《行政管理学》课程负责人张国庆教授

2008年,北京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核心课程《行政管理学》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初冬,一个阳光和煦的下午,我们采访了该课程的负责人张国庆教授。其实,早在我们采访张教授之前,我们就“见”过他。作为国内公共行政领域颇有影响力的专家,张教授经常受邀到中央电视台评点当代中国政府管理问题,诸如大部制改革、劣质奶粉事件等等。

走进张教授的办公室,一切布置得井然有序。一张办公桌,一张沙发,一台电脑,一整墙书,靠近窗子摆了十数盆仙人掌、芦荟、吊兰等绿色植物,还有一棵生机盎然的发财树,显得清新而雅致。整个采访过程轻松而愉快,张教授向我们展示了极高的“课堂驾驭”艺术。整个过程与其说是我们对张教授的采访,不如说是张教授给我们上了一堂治学、为学、教学之课,我们的思绪跟着张教授的“指挥”在精品课程建设的海洋里畅游。

行政管理学:社会中的社会科学

“理论是经验的沉淀、升华,离开社会就没有社会科学。”这是张教授讲授《行政管理学》时一以贯之的基本理念。他说,客观世界本是一个整体,所谓的知识、学科只是从客观世界中抽离出来为进行更深入的研究而人为设定的。教师应该努力寻找理论与现实的交集,通过重点的讲解和解说,将理论放在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理解和探讨,并结合现实把握理论的价值及适用范围。

“社会科学需要有解释力,即系统地阐释现实问题。”这就首先需要形成和建立一个相对完善的理论体系,并通过一本好的教材,给学生一个完整的“知识的推荐”,这种“知识的推荐”对于学生准确理解和把握现实问题是比较关键的。

同时,张教授还特别强调社会科学教学应注重“现实性”。教师应该在有限的课堂教学时间内,留出更多的时间对社会的过程和实际的对象作重点的解说和逻辑的延伸。只有这样,课堂教学才能既实现传授知识的目的,又能让学生觉得“好玩”。

所谓“好玩”,就是给理论一个产生的背景,让理论在现实中生动起来。学生与在职干部的教育不同,他们对现实世界的行政管理几乎没有任何的概念,在实践上也没有任何经验可言。然而,“对问题的理解是与经验的交集”,如何能使学生理解理论与现实,只有通过鲜活的案例和数据。

“比如说,针对美国发生的次贷危机乃至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本课程教学的落脚点就放在政府对市场干预上,各国一起‘出招’,这对学生来讲是一个百年不遇的观摩机会。再比如说,三鹿奶粉事件,如何评价政府的行为,如何制定有效的政策,这些都是很值得深究的问题。”

此外,张教授还谈到,课上使用的案例通常是正在发生的事件,他会引导学生对事件做跟踪式的了解,在争论与思辨的过程中,学生的视野大大开阔,进而催生出有活力,有灵性的思考。

理论因现实而生动丰富,现实因理论而易于理解。正是理论与现实的结合,给课堂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上张老师的课,时间过得非常快,不知不觉就下课了。即使在中午上课,同学们也没有半点困意,就连走神的都很少。因为,张老师的课信息量非常大,有很多是其他课堂和书本上学不到的,这是一种享受过程。”一位高年级的师兄如是说。的确,张教授的课出勤率总是非常高,在期末学生对老师进行的教学评估中,他的“成绩”从未低于90分。

激发学生潜能:系统训练与问题导向

张教授的课收放自如,他旁征博引、天马行空,但是总不会离开主题。

关于这点,张教授笑着说,自己的课看上去“好玩”,但是每一步都有明确的目的,每一步都是为了给学生一个完整的系统训练。为了做到“好玩”,张教授采取了“三步”诱导法。

每学期开始,为了“吸引”学生融入“训练系统”,张老师通常都会根据本届学生的特点,花心思琢磨他们的兴趣点,以此确定讲课的重点和“训练”的主题。课下,张教授不会布置太多的作业,通常是几道案例分析。“这是为了通过知识与现实的紧密结合,引导学生向深了走,向宽了走。”他说,“案例分析需要搜集资料、整理资料,搜集资料的过程就是理解现实、开阔视野的过程,整理资料的过程就是知识提炼,逻辑推演的过程,而这两个过程恰好契合了教学最重要的目的——捕捉问题、描述问题、解决问题。”在解决问题这个层面上,他特别鼓励学生提出自己的看法,“在社会科学里,我们不采取‘封门儿’的办法,换句话说,不要求得出一致的结论。”学期结束,张教授还会单独找那些出色完成作业的学生面谈,指导其做进一步的修改和拓展,鼓励学生以作业为起点写成论文,进而在学术刊物上发表。

除了系统训练,张教授还强调“问题导向”。在课堂上,张教授允许并鼓励同学随时打断自己,提出相关问题。在他看来,“一个人提出的问题很能反映提问者的功底和思考力,尤其是那些展现事物复杂性的好问题。”但他也说,“好问题通常是教授也无法回答的,至少,不能立刻给出完整的答复。”不过,张教授从不因此拒绝同学的提问,相反,他鼓励同学就一个问题深究下去,不断发现新的问题。“每一次解决了你所提出的问题,你会面临更多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些更多的问题,你还要去知道更多的东西,这样就使你的面越打越开,像涟漪似的,一圈一圈,越扩越大,在这个过程中,个人的积淀就会越来越丰厚。”

“大学的教学目的之一,就是激发学生潜能。”在《行政管理学》的课堂内外,通过“系统训练”和“问题导向”,在师生的频繁互动中,学生获得的的不仅是知识,更是一种自我发展、适应社会的能力。

课程建设:“说到底,就是一种认真的态度”

“课程建设,说到底,就是一种认真的态度。”在我们问及“《行政管理学》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您有什么秘诀?”时,张教授这样回答。“课程建设是一个系统,课程是一个严谨规范的结构,而这个结构是由若干要点构成的,这些要点既包括一本优秀的教材,一支具有职业精神、专业水准的教师队伍,也包括一套适宜的教学方法。”

在构成课程结构的三大要点中,张老师十分强调教师的“职业精神、专业水准”,“所谓职业精神、专业水准,说到底,就是一种认真的态度”。

“北大教师,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得不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态,认真地对待每节课,每个学生。”自1985年张教授在北京大学开设《行政管理学》以来,他的教案每一学期都会做出相应的调整和变化,第二天要上的课,无论前一天有多晚,都会把讲稿调出来再看一遍,至于期末考试,即使学校配有助教,他也会坚持亲自批阅每一份试卷、每一篇论文。

张教授的这种“认真态度”还体现在他对所编教材进行的多次修订上。早在1990年,张教授就主编出版了课程配套教材——《行政管理学概论》,这在国内公共行政学界是较早的教材之一。2000年,作为教学实践的一种总结和改进方式,张教授主编出版了《行政管理学概论》(第二版)。该教材是教育部全国骨干课程推荐教材,并获得教育部2002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二等奖。2007年,为了进一步帮助学生开阔专业视野,更为全面、准确地把握公共行政最新的理论研究成果和管理实践情况,张教授对所编教材进行了实质性、大幅度的补充完善,书名也由《行政管理学概论》修正为《公共行政学》。作为教育部“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公共行政学》(第三版)共有83万字之多,力求反映20世纪公共行政学的重要内容,诠释21世纪公共行政学的研究范畴和研究对象。《公共行政学》前后三版,不仅为该课程教学团队教授《行政管理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为我国《行政管理学》教学内容的完善做出了重要贡献,迄今有数十所的高校使用该教材。

从对待学生、对待每一节课到对待自己的讲义乃至教材,张教授一直推崇且秉行的是“尽力”这个词。“尽力就是出尽全力”,他说,“只有尽力才能把事情做好,对待事情尤其是对待学生应时刻保持警醒的心态,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张教授说这话时的专注神情让我们不由得肃然起敬。“尽力”正是张教授辛勤耕耘、执著追求、精益求精的真实写照,也是北京大学《行政管理学》教学团队一以贯之的教育理念。

编辑:知秋